一周年續集 - 10th 日本台灣學生會議招生中

飲水思緣日文版延伸而來的部落格。

上週末安然度過學會發表了!

由於大家不吝幫我加油打氣的關係!謝謝(*^^*)

不過我要將學會發表的內容改編成適合一般民眾的內容,7/19(日)下午,將在京都以茶文化workshop的名義的發表茶會。

詳細內容將會再發布♪



 ▲雖和這篇文章關係薄弱,一周年時是用櫻花,所以想5月份就是上傳芍藥!啦w


回到正題,從4月上旬寫的一周年文章起,很快地已經過了2個月。

再來聊一聊當時也出現在話題中的飲水思源吧!

典故出自「落其實者思其樹,飲其流者懷其源」,其意義是換句話說,和日文的「莫忘初衷」有點類似。

各位讀者一定曉得,在中文裡有飲水思源這個成語。

那為什麼會變成飲水思「緣」呢?

話要從我大學時說起。

剛開始學日文時,滿是挫折感。看著身邊充滿對日文深不可測的熱情的朋友,好幾次都想放棄時,邂逅日本台灣學生會議(日文)(在台灣,後來以台灣日本學生交流會名義活動的社團,以下簡稱,台日)的活動,可說是命運的分水嶺。

在台灣參加了兩天一夜的營隊,晚上聽著學姐和日本人學姐之間的對話,才發現,啊啊,原來我們簡直沒日沒夜地必須一心鑽研日文的意義在此呀。

把一個語言,從頭開始學習,終將成為連結起人跟人之間溝通橋梁的重要性。

然後,5年前,大學3年級的我,成為了台日的幹部,變成每年8月大會的主辦方,必須要企劃活動的立場了。

2010年時才第5年的日本台灣學生會議。

在想主題時,日文方面「不如就說緣份怎麼樣?」(緣份,日文念法goen,和五円相通),當時幹部的阿邱如是說。

在那個脈絡下,不知不覺地想要對學長姐創設、延續組織的努力致上謝意,中文就用「飲水思緣」作為主題。

而再過幾年後,要決定以茶為主的部落格名稱時,這4個字不意地浮現在腦海。那時候用的辭彙,居然和喝茶的概念這麼契合,也是令我覺得不可思議的一件事。



 ▲然後,6月是繡球花♪


今年正好要迎接10週年的日本台灣學生會議,在這個月底截止招生!

是(日本的)學生,並且對台灣有興趣的您,請務必報名!


■日本台灣學生會議 (詳情請見fb→☆〔日文〕
詳情請見官網的招生簡介(日文)
http://jtsc-2012-7th.jimdo.com/

鈴蘭將帶來幸運

飲水思緣日文版延伸而來的部落格。

'La joie du muguet.'

「鈴蘭的幸運。」

雖然已經過了那個時期,這是我一直想聊的話題。根據法國人在5月1日這天有互相贈送鈴蘭的習慣,據說收到的人將會有幸運的事發生在他身上。



上傳得太晚了!4月的某個好天氣的日子,我去了法式花藝的花束課。

為了5月份給大家帶來幸運,老師準備了鈴蘭、蝴蝶蘭、花毛茛。

首先是鈴蘭的根部處理和,每次都做的揀枝作業。

上次也覺得很難的花毛茛,沒想到這次又登場!

鈴蘭也和到目前為止的花不同,楚楚可憐的印象似乎是處理它的重點,結果,又是對我而言頗吃力的一堂課(>_<)

沒辦法讓身為主角的鈴蘭表現出蓬鬆可愛的表情T^T



完成品實在太慘,在自己心裡雖有點失落,幸好,那天有一起和花玩耍的夥伴♪

一開始是ameba blog的連結,而現在在exblog活躍寫作的tea spoon(日文)(*^^*)

看著一起做的作品而反省,然後也能夠往下一次見習對方的手法,真是太好了!



另外,在同一堂課的時間裡,也有完成像這樣龐大作品的同學!



每次在結束時,放鬆休息的午茶時間。


進入5月之後,幾乎每天都瘋狂地準備著學會發表,花藝課休息了2個月。重新回去最快也是8月的時候。

要掌握花束的美感,對我而言還言之過早,但花本身,真的是很療癒人心的東西。

發表迫在眉睫的這個時刻,我祈求能將當時的幸運,回饋在發表當天。

雖然還必須跟文徵明當好朋友,但也覺得玩花的觸感令人懷念的一個夜晚。

簡單的形制展 就要結束

飲水思緣日文版延伸而來的部落格。

去了森美術館的簡單的形制展

想在學會發表前透口氣,結果也因此得到了很多正向能量w



在一次偶然聚會,從首次見面的朋友的朋友口中,聽說這個展隱藏著「人和自然的關係」,而提起我的興趣,想說在展覽結束前一定要去一次看看。

正好當作是轉換心情,和同一所研究所畢業的學姊一起行動。

實在是內容非常充實的展覽,兩個人決定散開看展。有資格說是東西古今的展覽品,這個展配得上它這相當有吸引力的宣傳詞。

即使是對現代藝術家沒什麼認識的我,也在進入展場之後不久,就被入口旁邊杉本博司的《Lake Superior, Cascade River》給完全吸引住了。

我站在那半身大小的照片前無法動彈。

此外還有幾件也覺得有趣的展覽品。和以小林秀雄為首的文化人有深入來往的青山二郎所蒐集的李朝白瓷壺也相當令我感興趣。

進入幾何學的部門,看到被選出的200件Jean-Baptiste Louis Romé de l'Isle(英文)的結晶模型,興味盎然地瀏覽了每一個形狀的不同w

再下一個部門看到Ellsworth Kelly童趣的筆法,和一株海芋像是態度冷淡似地插在壺中的Robert Mapplethorpe的「欲望式」照片也留下印象。

看完展時,問學姐喜歡哪些展覽品,她回答我裝置藝術的Olafur Eliasson的彩虹,和大巻伸嗣的布和風的共同演出。


只是在這邊羅列回憶,看展時的感動好像就又甦醒,覺得很滿足!

乍看之下好像跟茶沒什麼關係,事實上這個傳達了藝術、工藝要點的展覽,對茶也提供了很大的提示。

雖然不是那麼感動,但可以聯想展覽中的長次郎的茶碗吧。

所謂簡單的形制,是普遍的形制,也是不變的形制。是長久傳承下來的美。

把茶當做藝術的一環來看的話,怎麼樣從中找出不變的原則,和這個展不經意的美感中有可以相通的部分。

而我想是只靠這一次看展經驗無法說得明白的事。有必要在這個展覺得留心的人或物之上,再下功夫去瞭解背景和相關書籍。



把李禹煥『留白的藝術』、杉本博司『直到長出青苔』(博客來→)帶回家了。從書中擴展出的世界,也令我期待。

□簡單的形制展  2015年4月25日(六)-7月5日(日) at森美術館(六本木hills森tower53F)

新茶接力中也有山之息吹!

飲水思緣日文版延伸而來的部落格。

今天,是在期待已久的茶食屋(日文)的新茶接力中,也從第5家茶園順利收到新茶的日子!

所謂新茶接力(日文),是從靜岡、福岡、岐阜的5家茶園,依次收到農家直送的新茶套裝組合。

五間茶農的順序如下(from新茶接力頁面):
① 佐京園:金谷茶 静岡縣
② 竹内園:牧之原茶 静岡縣
③ 山水園:本山茶 静岡縣
④ 高木茶園:八女茶 福岡縣
⑤ 常磐園:白川茶 岐阜縣

一開始是對山水園(日文)的新茶抱持興趣,一查之下發現這個網頁。覺得對正要開始學習日本茶的我是個好機會,就馬上下訂了。

從5月中旬開始的一個月左右,每個禮拜期待的是25g相當於270円的茶,和5g的品種茶或等級稍高的茶♪

對於一天之內只要喝太多綠茶,就容易覺得身體負荷不住的我而言,在家裡慢慢自在地享受這新茶組合,或許正是不錯的選項。

6月上旬的某一天,打開高木茶園(日文)時,玉露的茶梗茶和,沒想到山之息吹也在裡面!



山之息吹是指1990年代後期在靜岡被培育出來的品種。

仔細一數,今年喝到了在茶sasa茶的山之息吹的東方美人、靜岡茶空間的山之息吹,大山茶苑6月隨性茶會的山之息吹新茶(靜岡的本山・美輪產)。加上這次,已經是今年第4次喝到的山之息吹!



在茶sasa茶和冴翠(saemidori)的東方美人做比較時,若說冴翠(saemidori)濃郁深遂,香氣高揚的話,山之息吹就是有一股清澈的滋味。

把那個最一開始感受到的清澈滋味放入腦中,接下來的3次經驗也都自覺可以以那個印象來印證,雖仍覺得日本茶的世界很深奧,但也覺得有趣了起來!

今年對我而言,或許是和山之息吹有緣的一年呢。

文徵明的茶 學會發表公告

飲水思緣日文版延伸而來的部落格。

我的本業雖是,在研究所念茶文化,關於茶文化的梗卻幾乎不常寫在這個部落格裡。

現在想想,應該是因為把它當成本業,所以可能覺得若沒有一點成果,沒辦法隨隨便便地聊那個話題。但事實上,不試著闡述看看,也容易看不見自己擁有的和沒有的東西。

以這樣的想法,這個月27日(週六),我將在學藝大做研究發表。

藉由這個發表的機會,想在這裡介紹對我而言很重要的研究。

和茶結緣最一開始是因為,在茶館打工泡茶時發現,這個過程能夠跟自己成長的軌跡相呼應,進而對茶抱持了很大的熱情。

沒想到學業上也變成茶文化之後,我總是以茶必須要「泡得好喝」的本質為原則,進行著學業和外部活動。

對我而言最兩難的是,「做研究,茶會變得更好喝嗎?」這個不曉得到什麼時候才能解決的問題。

然後追溯我的問題意識,有兩個層面。

第一,我在入學考時研究計畫書寫的白居易茶詩中,對爬梳白居易閒適詩的江州時代之於洛陽時代的影響抱持著興趣。在閒適詩上面下功夫統整這個問題,並且讓茶的描寫和宅邸的描寫如何關聯到閒適詩的中心思想明確化,是入學考時的問題意識。

第二,進入研究所後沒有多久,我覺得自己在茶上果然還是對確立現今壺泡法的明代有興趣,而在去年幾乎都把精力放在產地的研究上。

換言之,我的研究主要是以文人的茶和閒適思想,明代的名產地做為主軸。

要統合這兩個關鍵,我對文徵明這個人物的茶詩和繪畫起了興趣,並決定在學會發表討論他的茶。

                 記
平成27年度
東京學藝大學國語國文學會大會
6月27日(土) 13:00開始
本校C棟4樓 C401教室

研究発表
③「文徴明的茶―通過詩和繪畫―」 14:10-14:40 本校教育學研究科碩士課程 張茹涵

(以下是正式的議程照)



(學弟L攝)

在老師們,博士課程的學長中,身為外國人的我混在裡面一起發表,實在緊張,但希望發表能夠成為連結到碩論的交流場所!

然後由於是教育大學,發表也是教育取向居多。如果您特地前來我雖開心,但實在不是那麼有價值,是光統整文獻回顧就花了大部份精神的發表,就讓我單純介紹吧!

我也還正在讀文本,當天會怎麼樣實在非常令我緊張!

偶爾對大吉嶺新茶見異思遷

飲水思緣日文版延伸而來的部落格。

在ameba blog上面不曉得從什麼時候開始收看Salon de bonheur(日文),偶然看到要舉辦大吉嶺新茶會的訊息。

從部落格瞭解,Salon de bonheur不僅是遵循英式紅茶傳統,還對日本文化也有很深的造詣,而我對這件事覺得有趣,很早就申請參加這個活動。

結果到了當天,正是為了學會發表忙得不可開交的時期,遲到進入這紅茶的世界(^_^*)

先說結論的話,我雖然最一開始沒有參加優雅茶會的心情,卻在結束時,覺得有參加真是太好了!

最後為什麼會那樣想,就讓我來談談當天一項一項的新體驗吧。



主人無微不至的茶會考量,在餐桌擺設的用心上就能發覺。

Salon de bonheur在泡茶之前,先對大吉嶺的地理、基礎概念稍微說明。葉片大小是阿薩姆種>clonal>中國種,而在我心中總是不確切概念的clonal,主人用「優良品種的扦插」來說明。



然後開始泡茶之後,我第一次知道原來紅茶是在這個壺候湯3分鐘,且只喝第一沖,又因此受到文化衝擊w





隨著開始喝茶而出現的春慶塗(一種漆器),讓我看得摸得津津有味w

開始涉獵器具時,就一直對木製品抱持著高度的興趣,沒想到在這裡又可以遇見新的東西w



結束時排排站的茶乾和茶捨照片。

Salon de bonheur在最後問了大家6款春摘之中最喜歡哪一支?我想都沒想就說喜歡像是熟成蜂蜜般的甜味,而韻深長的Glenburn莊園。但其實在這個茶單之中,最喜歡楓糖般的甜味和酸味有著微妙比例的Castleton夏摘w

在紅茶世界中有著豐富知識的Salon de bonheur,那天一直告訴大家「不要被限制住,只要開開心心喝茶就好」。

我有聽進友人父親的建議,在東京一直觀察著可以接觸紅茶的機會。到現在才邂逅Salon de bonheur,終於試著踏出第一步。

現在的我在學業之外,最花精力的是想知道茶的製造過程和它怎麼影響到茶的味道。因此,雖自覺沒力氣把學習擴展到印度紅茶,但卻覺得像這樣,透過茶友的視角,偶爾對大吉嶺產生好感也不是壞事。

實際跟Salon de bonheur一聊,還覺得很好的另一點,是我們學習的途徑很相似,我想知道的事情又可以更深入地問她!

那天二六先生也出現在話題中,還告訴我們一家叫紅葉(日文)的和紅茶專門店。聽著她的話題,讓我對九州又更加懷念了起來。

能夠參加充實的茶會,感謝主辦的Salon de bonheur,和當天一同參加的各位。

另外,由於Salon de bonheur之前部落格文章的介紹,我在3月分曾經去探勘過熊崎俊太郎(日文)的世界。在紅茶業界持續活動了20多年的熊崎先生,今年後半年可能會在Salon de bonheur舉辦講座,也令人興奮。到時候如果還有餘力的話也想再去看看呢!


茶譜
Selimbong(冷泡)
2015 1st flush Thurbo
2015 1st flush Namring
2015 1st flush Castleton
2014 2nd flush Castleton
2014 autumn Castleton
2015 1st flush Glenburn FTGTOP1

茶人珮如的台灣茶和道具展

飲水思緣日文版延伸而來的部落格。

去了在川越utsuwa note舉辦的珮如(以下,peru)茶會!

早上第一時間到場,把所有茶具看了一輪。開展第一天聽說非常熱鬧,等了一週後再去的那時間點,相對能夠安穩地觀賞現場有的茶具。

關於現在日本的陶藝家在華人圈裡有多紅、而對愛好人士而言的殘酷的現實,富田老師已寫在部落格文章(日文)之中。我雖然覺得自己越看對茶具的執著越深,但也決定別讓自己待在那個潮流的正中心裡隨波逐流。

對peru所說的「做一輩子使用的器具」有所共鳴,正希望自己能夠把當「一輩子的工藝愛好者」作為座右銘。

回到當天的主要活動,和Rebecca吃完午餐後,來到茶席。





迎賓茶是冷卻的東方美人。





一邊眺望著窗外若隱若現的綠意,一邊喝了一服凍頂烏龍茶。

不斷展現不同樣貌的凍頂,就像是告訴我們別再追求各式各樣的茶品,要我們回想起初衷似地,讓全身感官放鬆的一支茶。

那天,peru對初次見面的客人,悉心說明自己流派的茶。

在一旁觀察的我,發現到的和學到的非常多。



在凍頂結束時端出的中式點心,據說是秦淮春的陸師傅研發出來的客製點心。那個點心,讓我不知怎地非常懷念起外婆做的點心。

從我媽媽小學到我出生的這段期間,外婆一直在做台式早餐店。

從我懂事時起,外婆雖因為身體因素,無法繼續從事餐飲業,但外婆每次一時興起做的那韭菜盒子,是我到處去市面上尋找,卻總是敗興而歸,無法再次體驗到的味道。

外婆在我高二那年過世,那我以為再也碰不到的味道,能夠在這個地方遇見,實在非常感動。

那天我沉浸在對外婆的思念,而聯想到現在這麼執著於茶路的我,會不會是因為有著小時候對味覺的記憶呢?



回去的路上順便和Rebecca一起在川越散步,然後還徘徊在點心的余韻之中。

就在那時,Rebecca發現了和點心造型類似的玫瑰。兩個人自認為玩著雙關遊戲嘻耍拍照,後來那天又跑了其他茶和工藝的點。

茶譜
東方美人(冷卻)
凍頂烏龍
普洱熟茶(煮茶)


幾乎同樣的工藝家成員,在京都的Gallery YDS舉辦珮如的企劃展。待在關西的您,請務必看看活動訊息!

□茶人 珮如(peru) ~台灣茶和道具展~ 2015 / 6/13 ~ 6 /21 at ギャラリーYDS(京都) →

靜岡茶市場和茶空間

飲水思緣日文版延伸而來的部落格。

經過了一個月的現在,我終於能把黃金週的記錄做一個總結了!

黃金週愛知・靜岡篇的最後,我來到靜岡的市中心參訪茶。

在丸子做包種茶,因而認識,在靜岡經營中國茶、靜岡紅茶專賣店的勝又綾子(日文)小姐,最後一天由她帶我們參觀了靜岡茶市場和茶空間。

雖然覺得紀錄下對茶的感想非常重要,但實在是當下也忘了寫進筆記本,只好用簡單經驗談的形式來記錄w

在茶的領域中總是關照我的某位長輩,也曾跟我提過,關於學習日本茶,「妳只要去體驗就好」。

沒錯,現在的我,不是為了累到自己而去學習日本茶,是因為身在日本,要用全身感受日本茶,化為自己的經驗值,並一步一步地累積。雖然累積的方式可能有點雜亂,但首先是在能夠達成的範圍內提起自己學習的興趣。

已經不記得每一支茶的味道,但想紀錄下當時的感動。


<靜岡茶市場>

經由勝又小姐的介紹,我才知道有茶市場的存在,和可以去參訪的訊息。

早上6點,裡面相關業者站著這麼多人!



在進去之前說明的是,前任社長兼現任顧問的增井先生。





說起來慚愧,在台灣,並沒有像這樣交易茶菁的場所,所以茶市場的存在本身,對我而言是相當不可思議的事情!

而我也認為,中盤商買下茶菁,再進行拼配等等後賣給一般民眾的方式在現在的台灣並非主流,所以實際看到這個現況,受到相當的文化衝擊w



看過交易現場後,在別的房間,體驗看茶菁的方法。這張圖可看出來,因為等級、採製時序等等,也會影響到茶菁的形狀。



然後增井先生悉心地泡了他特選的茶。







喝了好多茶w



接著為我們說明各地的水,聽說當他第一次看到大阪的「真的嗎(水的商品名,大阪方言,honmaya)」時,還差點誤以為是賣靜岡的本山茶(honyama)呢w

此外,還聽說不論到哪個國家用evian泡的茶都會很好喝。這個說法是只適合日本茶,還是適用於全部的茶,是令我還想深究的議題呢。





也體驗了評鑑的方法。



然後最後喝到加入薄荷葉的冷泡煎茶,有著絕妙的美味!到了夏天可能會不禁想要模仿w


<茶空間>



光看外觀覺得是平常的住宅區,但勝又小姐告訴我們,這裡有泡日本茶的名人專家w



在市中心幾乎只有中盤商,且中盤商也幾乎都只賣靜岡茶的環境下,茶空間則是提供日本各地茶品的喝茶空間。

我點了山之息吹的品種茶。但到了現在才覺得,忘記紀錄下產地、製茶方式等實在可惜(>_<)


我是到了靜岡,才知道茶町的存在。

能夠重點式看過這支撐日本茶市場的一大產地,覺得自己真幸運!

引導我來到靜岡的極樂天山小姐,二六先生,那天帶我們參訪的勝又小姐,增井先生,茶空間,謝謝你們!


※增井顧問的肖像,是經過茶市場參訪行程的主辦單位,軟研究室的許可而刊登。非常感謝!而這個參訪行程是軟研究室的企劃內容。請注意,一般民眾必須透過軟研究室才能參訪茶市場。

往丸子做泉(izumi)的包種茶

飲水思緣日文版延伸而來的部落格。

最近開始認真面對日本的茶。

對我而言,日本茶的入口是試喝幾款日本產的包種。在蒐集日本產包種的相關資料時,不意找到極樂天山(日文)的部落格。和她在去年六色茶會時結緣,而她從2011年開始每年都前往靜岡的丸子幫忙做包種茶。

為了讓我學習,從她那邊分了一點點去年的丸子包種,但實在是日本產包種茶中難得的好喝,讓我又更加對茶農村松二六(日文)先生提起興趣了!

聽到極樂天山今年黃金週也要去做包種,我立馬舉手同行,她也爽快地讓我加入,非常感謝(^_^)v

實際上,我也沒在台灣看過製作包種的過程,因此對此行相當興奮。



從名古屋直接前往靜岡,從隔天早上開始採茶。



首次親眼見到的日本茶園,是泉(izumi)的品種!

在包種茶會也提供了猿島的泉(izumi)包種茶,因此感到和它的緣分。

話說回來,後來村松先生針對泉(izumi)做了說明。它的母系品種是紅譽(benihomare),父系品種則不詳,然後日本全國據說也只有4位茶農手上有這個品種。而我在網路上查到的是,這個品種是作為炒青綠茶的品種而被培育出來的。

前一天也看了做泉(izumi)包種茶的收尾部分,因此也瞭解在口味上跟猿島的木村家相當不同,但自己從採茶開始參與的成品,將會是什麼味道,令我期待w



採下的茶葉,即使是嫩芽也跟手掌差不多大小。



在茶園裡學習品種,左邊是南颯(minamisayaka),右邊是泉(izumi)。



從茶園前往工廠的歸途中,村松先生建議我們拔下茶芽來吃w忘了記下茶種名,過了一個月的現在才記錄,已經忘了到底吃下什麼東西,只是記得它們不同的口感,實在有趣。



在工廠等待室內萎凋時,村松先生帶我們去看了多田元吉的紀念碑和墓碑。

多田元吉是進入明治時期,在丸子讓紅茶製作發揚光大的日本茶史上的名人。多田元吉為了將紅茶的做法導入日本,前往中國、印度,實際走訪了當時製做紅茶的地區。

村松先生開始想做包種茶,據說是因為覺得多田元吉應該也練習製做過烏龍茶。在村松先生的工廠中,全是從台灣來的機器,或他自己改造台灣或日本的機器,進而讓它們更適於他的製茶過程。

多田氏、村松先生,都是相當努力志於學習的茶農。

在日本首次拜訪茶農,能夠來到這麼專業的地方,必須感謝以給我學習機會的村松二六先生和極楽天山為首,發展出的這個新的緣分!
about

Ruhannn

Author:Ruhannn
飲水思縁 日本語版
http://ameblo.jp/mauverc

台灣人。2013年來到日本。

和茶相遇的原點,是在台北古蹟紫藤廬茶館一年的打工。來到日本,取得中國政府認定中級茶藝師和中國茶講師資格。

為學習茶文化,正在東京學藝大學研究所留學。

我在台灣和日本習茶的路上,所受到恩惠的老師,難以計數。將關於茶的緣分,連綴在部落格中。

願能夠訴說傳承而來的,對茶的感動。敬請多多指教。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過去文章
文章類別
關鍵字搜尋
Facebook
製作RSS連結
相關連結
申請成為部落格好友

和ruhan成為部落格好友

QR code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