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山後,在輕井澤重遇朝吹家及文士們

飲水思緣日文版延伸而來的部落格。

整整三天,和台灣來的家人一起去旅行。

<從河口湖遙望富士山>



第一天,沿著河口湖,漫步了3個多小時。

不時回頭看看頂著雪帽子的富士山,富士山被其他山頭擋住時就直直地一路向前走,離開東京的空氣感覺起來好像也比較清爽。

楓紅感覺雖已經過頭了,久違地感受到每到一棵楓樹下就興奮不已的女子隊威力。

隔天一早,富士山的方向被大霧環繞,彷彿訴說著我們的運氣之佳。


<輕井澤睡鳩莊>

去掉幾乎都在移動的第二天的記錄,第三天早上,因應媽媽的要求,來到了睽違兩年的中輕井澤鹽澤湖。是前年夏天,和媽媽兩個人造訪的地方。



雖是仍有印象的空間,但人潮和前年的夏天比起來,實在是天差地遠。這次除了我們之外,沒有看到其他參觀的人。

館員似乎向媽媽他們搭話。那時還在玄關佇足於一堆說明牌的我,被叫到裡面,聽了館員的話時,才知道她正親切地想要說明輕井澤彫呢。

不知不覺之間,被舅媽的問題引導著,想要搞清楚玄關出現的W. M. Vories這個名字和朝倉家之間的關係,首先從瞭解W. M. Vories這個人開始聽說明。



在說明身為傳教士而又曾志於建築業的W. M. Vories時,介紹了幾個留存至今W. M. Vories所設計的建築物。

用照片小小地神遊了同志社大學校舍,心齋橋的大丸百貨店等地。



這個睡鳩莊也是,和福澤諭吉一族有所關聯,曾任職三越吳服店(三越百貨前身)常務的朝吹常吉,向W. M. Vories要求打造的輕井澤別墅。本來並不在鹽澤湖畔。

從二樓4間房間的格局,能夠想像,當時在輕井澤閒適的生活景象。



由於2011年朝吹常吉的曾孫,朝吹真理子得到芥川文學獎,他們到現在仍是具有話題性的家族。

朝吹真理子的祖父和父親,都是慶應義塾大學的法國文學者。

而對我而言提起我興趣的另一件事是,「睡鳩莊」名稱的緣由。是和在茶道中為人熟知的南宋末期畫家,牧谿的「眠鳩」掛軸有所關聯。

我感覺在那西歐和東方文化的界線中誕生的睡鳩莊,正恰好代表了那個時代的日本。


<輕井澤高原文庫>

面對本館,在右手邊的野上彌生子書齋提起了我的興致。



正想說書齋、茶室,根本的概念好像很類似時,一查之下才發現據說這個空間是書齋兼茶室。

野上彌生子『秀吉和利休』是放在書單中總有一天想閱讀的書籍。玩得正兇的大學時期,花了一年精讀野上彌生子隨筆的事,仍留在心頭上。

她在進入明治女學院(當時女性的高等教育機關)就讀前,年幼時開始即對繪畫產生興趣的事,似乎沉澱在我心中。

介紹野上彌生子的恩師,也令我不禁懷念起來。

7月份在奈良見恩師時,他鼓勵我好好讀書的話題,又如昨日般浮現。



和這個空間之間,有著讓我益發想要接觸野上彌生子文章的重逢。

和兩年前來到此地,還沒決定要走在茶路上的自己相比,自己講著雖然害羞,但確實看見令我雀躍的成長軌跡了。



走進了本館。



在二樓的展示室,除了能看見有島武郎和川端康成的親筆書信,另外特別感到有趣的是,刊登著70多歲的野上彌生子和40多歲的大江健三郎之間對談的朝日新聞的剪報。

集中在茶識上,雖是單方面地正遠離著現代文學,卻因為能夠看到珍貴的資料,因而久久的大量文藝接觸也是令我滿足的時光。



崛辰雄的別墅,從本館後門出去的路可以走到。


寫完這篇文章時,我又必須再度面對論文。

能夠有三天開心的回憶,特別是和輕井澤有因緣的人物能夠再度重逢,我深深感到是因為家人非常支持我的關係。

我也必須變得堅強。

感覺正是,必須要能夠將自己轉為支持他們的身段的一個時期。


□輕井澤高原文庫(日文)→

※後記:參觀睡鳩莊僅需付鹽澤湖的入園費用即可免費入館,但輕井澤高原文庫的參觀須另外付費。輕井澤高原文庫館內的照片,有得到館員同意,才拍攝上傳。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about

Ruhannn

Author:Ruhannn
飲水思縁 日本語版
http://ameblo.jp/mauverc

台灣人。2013年來到日本。

和茶相遇的原點,是在台北古蹟紫藤廬茶館一年的打工。來到日本,取得中國政府認定中級茶藝師和中國茶講師資格。

為學習茶文化,正在東京學藝大學研究所留學。

我在台灣和日本習茶的路上,所受到恩惠的老師,難以計數。將關於茶的緣分,連綴在部落格中。

願能夠訴說傳承而來的,對茶的感動。敬請多多指教。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過去文章
文章類別
關鍵字搜尋
Facebook
製作RSS連結
相關連結
申請成為部落格好友

和ruhan成為部落格好友

QR code
QR